期待的别再失落。

[毛桃无差]貌合神离 下


这是上

十一

这次的冷战太长,从重阳到腊八,横跨过了半个秋季与半个冬季。

他们之间早就没了热恋时的冲动,剩下的只是离厌恶差一步的失望,裂痕啃噬着脆弱的心,然后伤痕累累。在外人面前甜甜蜜蜜开开心心,面对对方时却只剩下那份恰到好处的见外。

倒很好诠释了四个字,貌合神离。

十二

廖俊涛刷着微博热搜,脸上看不出喜悲。

无非是,毛不易又同谁谁谁在哪哪哪吃饭被偷拍,又疑似和哪位暧昧对象进了宾馆开了房,和哪位女明星有了所谓石锤。

去他妈的吧,和毛不易上过床的只有自己。

想到这,廖俊涛把手机丢在一边,满意地笑笑,随手抄起放在地上半空的酒瓶,对着瓶口把剩余的液体一饮而尽。

十三

哐——...

 

[毛桃无差]貌合神离 上

《貌合神离》

*让我死在这平淡的岁月里。
**这是一发完,全文也就5k来字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lof一直说我有敏感词,我快被气死了🙂只能把它断开发。吐血
*ooc。

他们不知两人在一起是为了什么,却又不知分开后各自该何去何从。

七年之痒来得毫无征兆。

忘了在哪一天,他们之间的交流已经越来越少。若硬要究其原因,或许是两人都处在事业的黄金期,每天的工作量都能让人焦头烂额。自己连睡眠时间都无法保证,又怎么有空和对方去谈恋爱。

大忙人,都是大忙人。

那日是毛不易的生日,昔日巨星转眼便到了而立之年,岁月匆匆,倒彻底带走了他身上本就不多的少年气。

廖俊涛凌晨四点多才合眼,迷迷糊糊还没...

 

又来了,那种甜不过正主的无力感。

无关友情,无关爱情,这叫他妈叫毛桃情啊!!

 

[毛桃无差]反写•bE三十题

反写•BE向三十题

*反写向。都是小段子。
*ooc。

01.我永远得不到你

毛不易抱着吉他,失神地坐在沙发上。

“我永远得不到你。”

廖俊涛叼着棒棒糖,看到毛不易这副模样,忍不住给他的脑袋一巴掌。

“毛不易,你以后少看宫斗剧。”

02.反目成仇

“你滚啊。”

“好,我滚。”

毛不易冷笑一声,摔门而去。

正在厨房煲汤的王竟力探出个脑袋,看着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廖俊涛,问道:“你们又怎么了?”

“毛不易让我陪他看视频,我不,他就走了。”

“看啥?”

“《三十题普通话速成》。”

“……”

03.终其一生的单恋

如果没有那场酒会,或许两人都会一辈子单恋到死。

“毛不易...

 

[毛桃无差]痞子

《痞子》

*复键短篇,一发完。
*ooc。

廖俊涛的顽劣在镇上是出了名的。

镇上的人都说他年少轻狂,不懂收敛。小小年纪便学会打架抽烟,与他爸妈温和的性格大相径庭,十三岁便因为帮着兄弟出头,结果失手拿刀子把人捅进了医院。好在年龄尚小,在爸妈赔了一堆笑脸和好话后,被奶奶拎着耳朵走出局子。

那晚廖俊涛自然挨了一顿暴打,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,把住在隔壁的毛不易吓得不轻。正在做饭的毛妈妈见此情景,便逮着机会教育儿子,唉,你以后可得好好学习,别像隔壁的小混混。

胆战心惊的毛不易马上点头如捣蒜,小小的脸上满是坚定,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。

五年年一晃眼便过,小小的毛不易变成了根正苗红的初三备考生。这五...

 

[整理]墨同学堆文的地方

占tag致歉。

不知不觉也写了十几篇毛桃了,于是厚着脸皮弄了个整理贴。

还有个原因是因为接下来的一年我要长弧了吧,但有空还会写的,只是不能像过去那么勤(勤吗)。高三狗要去和学习相亲相爱了。所以在未来的一年里请大家不要遗忘我,无聊时欢迎阅读我的黑历史……(被打)

以下cp全部是毛桃无差,结局的话除了一篇注明be的其他都是he。

(1)毛桃二人有病系列(?

双重人格
毛有人格分裂症。

发作性睡病
涛有发作性睡病。

代替品
毛的人格分裂症又加重了怎么办急在线等。

查无此人
臆想症毛。BE注意。

总结:我笔下的毛桃真是命运多舛……

(2)打爆一切之老子最吊(划掉)设定。

灰暗...

 

[毛桃无差]查无此人

《查无此人》

*爆字数的一篇(并没有),一发完。
*作者疯了系列,这不是无脑小甜饼。
*人物性格轻微崩坏,ooc。


“老毛,你终于回来了……”

家里没开灯,可毛不易踏进家门的一瞬间,便被廖俊涛抱了个满怀。

因为某次排练时的意外,毛不易被道具砸到头部,住了快一个月的医院,在床上躺得人都要发霉。廖俊涛则嫌白天人多眼杂,只有在晚上才偷偷溜过去陪他,第二天天未亮便只身离开。

可惜如此陪伴只进行了一周,其原因是毛不易实在看不过廖俊涛眼底的乌黑,这样下去等自己出院,他又该进去了。于是干脆让廖俊涛好好在家呆着,美其名曰,独守空房,等我回家。

窗外大雨瓢泼,屋内灯光氤氲。

廖俊涛几乎没有生活自...

 

[毛桃无差]瞒(上)



《瞒》上

*非日常设定。我发现我已经写不了日常的设定了1551。

*我真的不会起题目!

*ooc!私设有!

上篇

完了,撞人了。

廖俊涛这么想着,趴在方向盘上叹了口气。

车外大雨滂沱,还夹杂些许零丁飘落的雪花。内心祈祷着那人没事,廖俊涛直起身子,解开安全带,打开车门后,寒气扑面,让他直哆嗦。

妈的,早知道就不喝酒……

在心中把灌自己酒顾客骂了千万遍,廖俊涛走到车前,车灯照着倒在地上的人,能让他看隐约看清惨烈的场面——被自己撞的无辜路人是个男的,现在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廖俊涛心里有些发怵,他蹲下身子,伸手推了推男人:“先生,先生?”

没有回应。

估摸着可能是已经晕厥...

 

© 墨聆 | Powered by LOFTER